您的当前位置: 灵堂布置 道教式灵堂
本店实例:
  • 哀思无限花圈网专业提供道教式灵堂布置上门服务。让您的哀思传递的更远!预约电话:010-5165 6468
    专业提供道教式灵堂花坛布置上门服务_哀思无限花圈网
    灵堂布置编号:LTDJ056
    灵堂布置名称:道教灵堂 056
    灵堂布置方案:老北京葬仪“迎三”道士做施食科仪。
    灵堂布置规格:按家属所选场地现场设计制作。
    适用场合:追悼会、告别仪式、追思会等葬礼场合。
    市场价格:¥ 元
    本店价格:电联面议



本站案例深切缅怀:         << 上一道教式灵堂布置案例     下一道教式灵堂布置案例 >>

道教式灵堂花坛设计布置上门服务_哀思无限花圈网

道教式灵堂花坛设计布置上门服务_哀思无限花圈网

道教式灵堂花坛设计布置上门服务_哀思无限花圈网


  道教图标 道教式灵堂案例 LTDJ056:老北京葬仪“迎三”道士做施食科仪。

  道教式灵堂花坛设计布置方案:

  供奉三清道尊(「玉清圣境大罗原始天尊、太清仙境大圣道德天尊、上清真境大圣灵宝天尊」,据道书记载,由混洞太无元之青气,化生天宝,又称元始天尊,居清微天之玉清境,故称玉清。由赤太无元玄黄之气,化生为灵宝君,又称灵宝天尊,居禹余天之上清境,故称上清。由冥寂玄通元玄白之气,化生为神宝君,又称道德天尊,即老君,居大赤天之太清境,故称太清。三君各为教主,称为三洞尊神,为神王之宗,飞仙之主,统御诸天神,宇宙万物都是它们所创造。古书说,三清尊神生于天地之先,其体常存不灭。三清之说初于六朝,极盛于唐末。又有人说,三清都是元始天尊的化身。说:“元元圣祖,八十一次化为老君,八十二次变玄武,故知玄武者,老君变化之身。”)。
  民间举行道教仪式时,必将此三清的画像挂于祭坛正殿之上,以示遵守教规。
  纱幔帐、供奉三清道尊、圣境造景花艺花海设计、供桌、遗像框插花、花圈花篮、铺红地毯等。

  道教图标【三清道尊】

  三清道尊「玉清圣境大罗原始天尊、太清仙境大圣道德天尊、上清真境大圣灵宝天尊」,据道书记载,由混洞太无元之青气,化生天宝,又称元始天尊,居清微天之玉清境,故称玉清。由赤太无元玄黄之气,化生为灵宝君,又称灵宝天尊,居禹余天之上清境,故称上清。由冥寂玄通元玄白之气,化生为神宝君,又称道德天尊,即老君,居大赤天之太清境,故称太清。三君各为教主,称为三洞尊神,为神王之宗,飞仙之主,统御诸天神,宇宙万物都是它们所创造。古书说,三清尊神生于天地之先,其体常存不灭。三清之说初于六朝,极盛于唐末。又有人说,三清都是元始天尊的化身。说:“元元圣祖,八十一次化为老君,八十二次变玄武,故知玄武者,老君变化之身。”
  民间举行道教仪式时,必将此三清的画像挂于祭坛正殿之上,以示遵守教规。

  【如意】:如意是道教宫观和斋醮科仪坛场常用的法器之一。上清灵宝天尊手持法器玉如意。
  【如意心咒】:唵(AN)---哆(DUO)---利(LI)---哆(DUO);阿(AR)---罗(LUO)---陀(TUO)---摩。

  订购电话:010-5165 6468
  Q Q 订购:1795611381
  邮件订购:beijinghuaquan@163.com

  选购提示:该款道教式灵堂花坛设计布置适合悼念信奉道教信徒及任何年龄段逝者追悼会葬礼场合,愿往生者羽化飞升。
  适用场合:追悼会、遗体告别仪式、追思会等葬礼场合。
  配送范围:该款道教式灵堂花坛设计布置可到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告别厅、东郊殡仪馆告别室、平房殡仪馆、昌平殡仪馆、大兴殡仪馆、通州殡仪馆、顺义殡仪馆、北京各个医院太平间、及家宅服务。
  提示预约灵堂布置可上门服务,须交服务费,如需设计布置请提前预约。

  道教图标 道教-道教信众丧葬礼仪流程:

  道教追求长生久视,透过形神双修,或进一步的性命双修,而与天地共长久。
  道教认为人的死亡,是魂飞魄散,精去神竭的结果。
  应透过炼度荐亡,超度亡魂,还阴魂于体魄以获新生。
  在台湾各地对于丧葬仪式的影响远超过其他宗教信仰。道教的思想中关于人的魂魄,认为人有三魂七魄,生前魂魄集于一身,死后各自离散。所谓三魂七魄,三魂是指胎光、爽灵、幽精。相传胎光能使人延寿,爽灵则害人多灾,而幽精使人丧命。七魄是指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与臭肺。三魂与七魄在人体内和谐并存时,则人身体健康。反之,魂魄离散无法聚合时,久之人必丧命。道家仙法强调养生成仙,透过消极的遵经守戒与积极的神形修炼来累积功德,以超越有形的肉体限制为目标。
  关于人死后世界的想法,道教有别于佛教的西方极乐世界,认为所谓天界指诸仙修炼得到升天之处,一般贩夫走卒死后多半魂魄尽散,成为漂浮无依的孤魂而沉沦冥界,必须藉由道教斋法,仰仗仙圣的力量才能升转天界。
  在道教葬仪中,道士扮演中介者的角色,藉著斋法的执行,乞求道家诸仙拔度亡灵,亡灵透过一系列的沐浴、解结、水火炼度、过桥等仪式过程使亡灵能够在历经生命的善恶与世俗的沉沦后,透过听经闻法来忏悔解罪,消除累世种种罪业,回到生命的初始状态已进入仙界。

  道教图标 道教-道门葬礼:

  道教从一开始形成,就从事或参与葬礼。以后道门葬礼,或者说道教对葬礼的参与,成为中国民俗的一部分。中国人重视养生送死。儒家所说的慎终追远,就是重视死亡与追念先祖的连接。

  道教图标 道教-施食科仪:放焰口:

  施食,也称“焰口”,其宗教意义主要是救度冥界诸鬼,尤其是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戴罪之鬼,使他们得以开喉进食,免罪消灾,皈依三宝,得受九戒,超出苦海,脱化人天。 道教的施食科仪来源很早,《道藏》记载甚详,并且流传久远。就现在通行的有《灵宝施食科仪》、《萨祖施食科仪》、《萨祖铁鏆施食科仪》、《沃山焰口》、《关公施食科仪》、《斗姥施食科仪》等等。全真道教一般通用的是《萨祖铁鏆施食科仪》,并以四川二仙庵清代雕刻板为蓝本,但此板不知因何少了《大救苦引》一韵。
  “放焰口”是道教施食科仪的俗称,即斋主设置水陆道场,请道士念咒施法,把水、食物等供品化为醍醐甘露,赈济九世父母及各类饿鬼亡魂,使之得到超脱,往生天界,永离苦海。通过庄重肃穆的法事活动,让神灵认知斋主敬天法祖、报答亲恩的孝心功德,从而保佑生者福寿康宁,吉祥如意,让死者脱离苦海,共涉仙乡。唐人欧阳询在《艺文类聚》中称:“道经曰:七月十五,中元之日,地官校勾,搜选人间,分别善恶,诸天圣众,普诣宫中,简定劫数,人鬼传录,饿鬼囚徒,一时皆集。以其日作玄都大献于玉京山,采诸花果,珍奇异物,幢幡宝盖,清膳饮食,献诸圣众。道士于其日夜讲诵是经,十方大圣,齐咏灵篇,囚徒饿鬼俱饱满,免于众苦,得还人中。”这段浩大的场面描述说明,至迟在唐代,道教的施食科仪已经有了相当的规模和影响。
  因与民间习俗相结合,道教的放焰口通常会在以下三种情况下举行:一是鬼节,即农历的清明、七月十五(中元节)、十月初一。每逢鬼节,阎罗给鬼魂放假一天,打开鬼门关,鬼魂可以到阳世接受亲友的奉祀。二是人死后第三天,俗称“接三”、“迎三”、“送三”,相传,因为亡魂三天内在望乡台回首故乡,这时给亡魂布施,能使死者赎罪积德,进入仙乡。三是应斋主之约,在特殊的纪念日为斋主九世父母放焰口。
  如果是在传统鬼节举行的“放焰口”,一般法事规模都比较大,场面也比较隆重,因为这种有固定日期的施食科仪往往没有特定的斋主,而是针对普天之下的各路幽魂,为他们施食赎罪,祭炼祈福。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举行的放焰口活动对普通信众最有吸引力,其社会影响也最大。
  每逢清明节、中元节和农历十月初一,许多道教宫观都要装饰一新,为举行场面浩大的放焰口活动做准备。那些道教色彩浓厚的名山胜地更是成为法事活动的中心,其辐射范围之广,信众参与热情之高,既充分展示了道教放焰口活动的传统魅力,也生动地说明了中华民族对孝亲美德的普遍认同。
  例如,在道教圣地武当山,每逢传统鬼节,山上各大宫观的放焰口活动会吸引无数虔诚的善男信女。他们既有来自武当山地区十里八乡的本土信众,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远道信众。这些善男信女扶老携幼,跋山涉水,不以奔波劳碌为苦,皆以身与其事为荣。有的信众还举家赴会,连年不辍,行孝之心眷眷,慕道之心绵绵。届时,主持法事的高功法师和参与法事的经忏道士身穿各色法衣,手执各种法器,诵经施法,为天下苍生祈福禳灾,广大信众则俯仰相随,跪拜有节,鼓乐与山谷齐鸣,青烟共苍松一色,场面非常壮观。
  如果是在人死后第三天或在特殊的纪念日应斋主之约而举行“放焰口”,那么施食科仪就有了固定的斋主和特定的超度对象。在这种情况下举行的放焰口活动即使斋主家境殷实,出资大方,其规模和影响仍然相对较小。这种法事活动的参与者都是超度对象的至亲好友,因此,整个法事过程始终都弥漫着深沉悠长的哀思,氤氲着庄严肃穆的气氛。
  届时,斋主及其至亲好友多身穿孝衣,表情凝重,在高功法师和经忏道士的导引下,伴随着阵阵哀乐和袅袅青烟,或跪或拜,或歌或哭,通过一系列规整有序的法事活动,向亡灵敬献礼仪,遥寄哀思,虔诚祈祷已故亲人早登仙界,往生天国,并惠及四生六道和各类孤魂野鬼,希望他们也能享受法食,永离苦海。
  放焰口时,都先要搭建布置好坛场,坛场规模大小不一。一般,焰口坛场都会选择在较为空旷的场地,“务令宽广,仍戒喧杂”,做到无污秽、无荤腥、无杂物。坛场中央为焰口台,供奉太乙救苦天尊等主神位。左边为孤魂台,台上安奉斋主祭祀的九世父母及已故亲友的亡灵牌位,还悬挂有书写放焰口原因的黄榜。右边为阎罗台,挂有十八层地狱鬼王的画像。所有台前的供案上,都摆放有鲜花、香炉、水果、水盂、斛食、长明灯等六种必备供品。香、花、水果主要用于供奉拔度鬼魂的天尊,灯、水、斛食主要用于赈济被超度的亡魂。坛场外左边高插十八面杏黄旗,是高功法师招役神将的号令旗;坛场右边高插十八面招魂幡,为高功召唤各路饿鬼、游魂前来赴法会之用。坛场内,神像赫赫,灵位森森,香烟袅袅,灯火熠熠;坛场外,旌旗猎猎,幡影飘飘。斋主亲友,神情肃穆;高功法师,仪表端庄。神秘玄妙的宗教氛围,渲染了天人合一的终极理想。
  坛场中央的焰口台设有高功、提科、表白三主位,他们都是道行比较高深的道士,高功诵经,提科念咒,表白说文。在一阵深沉、低回、略带忧伤缠绵的思灵曲后,身着五颜六色八卦道袍的高功们,首先带领经忏道士到各坛绕坛一周,然后回到焰口台,参拜救苦天尊,并向天尊报请职位,大意是说,自己是玄门弟子,修道有年,受无极上道,奉行祭炼科事,恭请天尊垂慈,大赐恩光,施食普度。具职完毕,礼官上香,高功念说表文,经忏道士们同声应和,放焰口道场正式拉开帷幕。
  接下来,高功双手捧香,同全体经忏道士,俯首恭立于救苦天尊像前,念诵宝诰,诚邀上天各路神仙降临焰口大法会,聆听真诰秘文,品尝斋宴佳肴,共度冥界幽魂。仰启降临法会的诸路神仙上至三清四御,下至酆都阎罗,各级别、各阶层的都有。仰启众神的目的,是由高功代理诸路神仙说法念咒,普度众生。高功每诵一段经文,礼请一路神仙,道士们就要击打奏响手中的乐器,并有节奏地随声附和,而且韵律要慢,声调要低沉,以引发斋主的悠长哀思,引起强烈的心灵共鸣。
  在道教看来,饿鬼幽魂,久处十八层地狱之中,不是披枷戴锁,就是饱受重刑折磨。向他们施食,首要的是先把诸鬼魂从地狱中解脱出来。所以,在诸路神仙陆续到位之后,高功存神变形为救苦天尊,左手甘露盂,右手杨柳枝,施法雨遍洒于幽灵,以左足向艮户书符,吟唱《破狱咒》、《追魂咒》等破地狱符命,众道士也随声奉和。意思是说,元始天尊传下法旨,各路幽魂都要赶赴焰口,冥官吏卒,不仅不能阻拦,还要停止行刑,打开栅栏,解脱鬼魂,这是无量功德,必须立即照办。然后,高功依次召请四生六道和各类孤魂野鬼赴筵。从历代帝王、后妃嫔御、阵亡将士、草莽英雄,到士农工商、文人秀士、九流之士等所有的黄土白骨、旧坟新尸,在招魂幡的引导下,一起来到焰口坛场。这时,高功化符诵咒,运用法力,让水盂变为莲池,收一切鬼魂入池中沐浴净身,各更衣冠,整肃威仪,为接受斛食做好准备。
  道教认为,无论阳世时的尊卑贵贱,到了阴间一律平等,一律都是孤魂野鬼,都沉沦于饥渴幽暗之中,都需要享受法食和升登仙界。但饿鬼众生由于久处地狱阴霾之中,咽细如针,饮食入口即化为炭火,根本无法下咽。虽饥渴难耐,却进食不得。因此,要达到施食效果,必须先为众鬼开启咽喉。这时,在经忏韵律的伴奏下,高功于坛场念诵秘咒,为亡灵开通咽喉,令其胃管生津,旋绕斛筵。如此念咒七遍,幽灵饿鬼方能进食。与此同时,高功还要劝说众鬼魂皈依道、经、师三宝,只有这样,才能不堕地狱、不堕饿鬼、不堕畜生。经文诵过,高功开始存想变食,因为放焰口的斛食是阳世饭食,在施给鬼魂食用时,就要变化为法食。高功意念之中,救苦天尊出现在万道金光之内,自己则代替天尊,左手执杨柳,右手端水盂,遍洒甘露,变食如山,充满世界。“变化法食,皆是云厨甘灵,异品珍肴,果是交梨火枣、丹李蟠桃之类,品味香美,遍满无边,馁腹皆充,食之无尽”。天下九州分野,十类孤魂,犹如细雨密雾而来,沾濡法食,各得饱暖;万事皆忘,冤仇尽释;逍遥快乐,闻法超生;尽承道力,俱登仙界。整个施食过程,高功、提科、表白三法师会同全体经忏道士,在道乐的伴奏下,在道经的诵念中,带领斋主亲友绕焰口台、孤魂台、阎罗台三匝,依次抛洒斛食、圣水,场面隆重,高潮迭起。
  道教放焰口,有做一天道场的,也有做三天道场的,有单独举行的,也有和佛教共同举行的,但不管哪种形式,放焰口的时间基本上都是从下午 6 点开始,到夜晚 11 点左右结束。这是因为在民俗观念里,鬼魂每天吃东西就在晚上 6 点到 11 点之间,过了这个时间段,鬼就不能吃食物了。当法食布施完毕,斋主们供奉的灵位、纸俑、冥钞都随同火纸一起全部焚烧。道教相信,冥物只有化为缕缕青烟,飘上天空,鬼魂才能接受。在焚化现场,丝竹清越,锣鼓铿锵,鞭炮脆响,经韵悠扬,斋主们纷纷跪拜,虔诚祈祷。相传放焰口道场火红的烈焰,给阴阳两界带来了光和热,折射出地狱无情,人间有爱。最后,回到坛场,道士们把作为供品的糖果向人群抛洒,众人争抢带回,以示功德圆满。经忏道士同念救苦诰,放焰口道场圆满结束。

  道教图标 丧葬习俗 - 老北京的接三习俗

  在老北京,旧时死了人,三天之夕有“接三”之举,无论贫富都是不可逾越的礼仪。清·崇彝的《道咸以来朝野杂记》谓(人死)“三日为接三,是丧礼大典”。

  接三也叫“迎三”、“送三”。因为民间传说,人死三天,他的灵魂就要正式到地府阴曹去了。或说是他的灵魂被神、佛或神、佛的使者金童玉女迎接走了。按佛、道两教的说法,只有善人才能有如此的收因结果。人们都有让自己死去的亲人升天,成为正果或托生于善地的愿望,但一个人一生的行为,不可能尽善尽美,这样,就需要在他死后第三天灵魂正式到阴间去的时候,为他延请僧众,诵经拜忏(替亡人对自己一生的罪孽进行忏悔),放焰口向“十方法界”无祀孤魂施食,替亡人广行功德,以资赎罪。让阿弥陀佛迎接亡灵上升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所以谓之“迎三”、“接三”,是佛接引的意思。作为僧人来讲,替亡人诵经免罪,使其不堕“三途”(地狱、饿鬼、畜生)是件善事,所以谓之“迎三功德”。做为亡人的儿女晚辈来讲,一定要给到西方极乐世界去的亲人,准备车马、银箱送行,所以谓之“送三”。总之,接三——送三是一个仪式的两个方面。至于迎三乃是僧道对这个举动特有的称呼,有尊敬之意。

  贫户仅在家停灵五天,有的为使丧事连贯,干脆来个四天接三,(五天就出殡了)。还有的赤贫户仅仅搁三天,所以来个两天接三(三天就出殡了)。前者把接三搞成接“四”;后者把接三搞成了接“二”。这都是特殊情况下的“变例”,除为了省钱省事外,并非有其它含义。

  1.纸活——车马、箱子

  接三前要到冥衣铺糊一份车马、箱子,根据尺码、款式、质量大体分为三等。头等的是与真的一般大小的大鞍轿车一辆,车内挂里子,冬天玻璃窗,夏天纱窗凉棚。由一匹大菊花青的辕马驾辕,转轮,能拉着走,谓之“落地拉”的车。同时车前要有顶马一匹,上面骑个官人,车后还要有个跟骡。做工较细,甚至车上的铜活都要用金、银纸糊出来。另外有四只墩箱,粉红色,上绘花卉图案。有糊两个人抬着的,谓之“杠箱”。二等的尺码略小,不挂里子,车轱辘仅用秫秸作一圆圈,糊上一面,绘上车钉,按在车上不能转动。箱子只是用所谓“蜡花纸”糊的,不再绘什么图案。三等的车厢很小,仅2.5尺×1.5尺左右,只是用单片纸剪一付车轱辘往上一贴就算了(车本身用秫秸架起)糊一头小黄驴拉着,赶车的人只是用纸片剪一个贴在驴腿上。只有两个很小的用蜡花纸糊的墩箱。

  如是死的妇女,要加糊牛一头,说是妇女一生糟蹋水太多,如果阎王爷罚她喝脏水时,好让牛替她去喝。车上加糊跟妈一位;月子病死的加糊鸡罩一个,说是月子病的死鬼是个大血蛋,大庙不收,小庙不留,弄个鸡罩好把自身扣起来。接三之日,丧家把这些纸车纸马纸箱摆在门前,为防止自然气候(如风雨)和人为的(如小孩淘气)损坏,还要雇人看守。接三之前丧家照例把车和箱子内放上纸钱、冥钞和金银箔叠成的锞子,加上封条,(如有白天经,就要请和尚签发封条,上书“秉·教沙门·封”)同时,给赶车的、跟车的、抬箱子的纸人都启个名字,诸如“李福”、“王禄”、“张妈”,用小纸条写出来,贴在身上,并给每人身上挂纸锭一串,烧饼半个,意为对他们发了钱粮。

  2.鼓乐

  接三之日,丧家大门外置大鼓(门鼓)一面(富户用对儿鼓),锣架一对,号筒一对,设座吹打,谓之“门吹儿”。一般官宦、绅商富户都用“官吹官打”,即吹奏传统固定用于吊唁的曲子,谓之“官鼓大乐”。人数是五人、七人、九人、十一人。大鼓一人或二人,吹锁呐的二人,吹号筒的二人,打九音锣的一至二人,打水镲的一人,另外还有大锣一面,大小疙瘩锣各一面,谓之“大铜鼓”、“小铜鼓”。还有一种“怯吹儿”也叫“花吹儿”可以吹奏当时市面上流行的曲子,甚至小戏、歌曲。怯吹儿一般是用笙、笛、九音锣一类的乐器吹奏,吹起来虽然热闹,但是未免不太严肃,与丧事不协调,一般冠冕人家不用怯吹儿。

  门吹儿(不论官吹儿、怯吹儿)均有早上、午上的区别。早上即一清早八、九点钟就摆好大鼓锣架,即“上鼓”奏乐了;午上需要等到中午十二点以后,才把大鼓锣架挑来,上鼓奏乐。所谓上鼓,即开始吹奏。不论官吹儿、怯吹儿,上鼓时一般都按官吹官打奏乐,以示吊唁。

  二门置堂鼓两面至四面,有钱人家则置略小的门鼓一面,谓之“二报”。早年还讲究所谓梆点二报,男宾来吊为之打梆;女宾来吊则为之打点。民国以后,简化礼仪,此举渐废。

  汉人在灵堂的月台前面,还设一班所谓“清音”,也是五人、七人、九人不等,主要是笛子一对、小鼓一面、九音云锣一个或两个,小锣一面,水镲一付,当来宾行礼上祭时,为之吹奏,显得清雅。满人则用官鼓大乐,鸣锣致哀,显得庄重。

  3.亲朋吊唁

  旧时,至亲吊唁,既不等讣闻,也不等接三之日,而是闻讯即去丧家,一进门就大声嚎哭。非至亲者,一般须至接三之日才前往吊唁。不穿缟素孝服,穿上石青褂就行了。清时,男的要将秋帽上的红缨摘去,女的不戴首饰。如死的是朋友,男的帽缨则不必摘去,有花翎的摘下即可。

  来吊唁的亲朋刚一步入大门,门鼓即为之传报,来的“官客”(男宾)鼓手们予以击鼓、鸣号;来的“堂客”(女宾)鼓手们则予击鼓、奏乐。行至二门,有所谓“二报”,前清时,来男宾打梆;来女宾打点。民国以来一律击堂鼓传报。

  近亲刚一进门即可举哀,朋情则至灵前举哀。一般吊唁者进院后,茶房马上喊道:“来客您哪!”以便提醒本家跪好灵。照例由知宾将客人引上月台,鼓乐大作,满人用官鼓大乐,汉人用清音锣鼓,这时茶房喊道:“请您免礼!”吊唁人应急将铺在月台上的红毡子撩开,露出白垫。于是茶房再喊:“请行鞠躬礼吧您哪!”吊唁人则必须跪下四叩首(神三鬼四),也有行三叩首礼的。所有守灵的孝男孝女一齐叩首还礼。然后至灵前正式举哀。茶房照例喊道:“少痛吧您哪!本家道谢啦,话到礼到您哪!”随由知宾搀慰台下,即可到帐房交礼。由帐房发给一朵白菊花,下边配一兰绸条,上书“来宾”二字,戴在胸前。有的还要发给孝衣、孝带子。随后即可到茶座上休息,等候坐席。

  前来吊唁者所送礼金均用黄色、兰签的封套装好。在正中兰签上写“折祭×元”。所送的挽幛无论质地如何,必须是兰、灰、青、白等素色,别上白纸兰纹的幛光,写上“英名千古”、“典型尚在”等挽词。有的还要送花圈、挽联、以及烧纸、冥钞、金银锞篓等。4.接三面

  接三时用来招待亲友的席面一般是从简的,只有富户才预备丰盛的酒席。俗云:“接三面,洗三面”。因此,接三的席面不管预备什么酒菜,主食必定是面条,所以大多数是预备炒菜面。那时坐席都用圆桌面,每桌坐十人。每桌先摆四个凉碟(冷荤)谓之“压桌”。然后即由知宾让座。每人面前有布碟一个、筷子一双、羹匙一个,能装三钱酒的小白磁酒盅一个。宾客坐好后,马上端来炒菜,四个、八个、十二个不等。席间可以象征性地喝点酒(白酒),但不能划拳行令。为防止菜少不够吃,所以时间安排的比较紧凑,上完炒菜,紧接着便上一海碗卤汁,一小碗炸酱,四碟面码,若干小碗面条。

  孝子照例由茶房引着到每桌席前头叩首,谓之“谢席”。只是孝子下跪后,茶房喊道:“本家道谢啦,请各位老爷(太太)今晚给送三哪!”全体宾客一致起立,行注目礼,以示答谢。

  丧事坐席礼节较大,饭罢不能先后离去,必须等全都吃完,一起站起来,互相注目后,一齐离席。5.文场和西乐队北京民间有花会,又称香会,有开路、五虎少林棍、高跷秧歌、跨鼓、太狮少狮等。这些练玩艺儿的谓之“武场”,为他们伴奏的叫“文场”。旧时,文场经常出来应酬亲友的红白喜事,但主要是应酬丧事,接三、出殡都有请文场的。文场用的乐器全是打击乐。一人打单皮作指挥,以大铙、大钹、镲锅与小鼓合奏,打出轻重快慢节奏。有的加上两面特号铜锣,用大鞭子抽,谓之“神耳”。有的把跨鼓队也拉出来,打着“亮咚强”的秧歌点。

  打文场的成员都是义务的客情,除挑“笼子”的、背鼓的收钱外,其余成员“茶饭不扰,分文不取”。有的是丧家请的,有的则是本家平日交往的朋友主动送上门来的。

  接三之日,文场通常是下午四点进棚参灵,进棚后,会头便大喊:“有睡觉的小孩抱起来啊!”然后照例到灵前打三参。这时丧主必须跪灵,否则,被认为是礼节不周,把鼓围子往上一撩,马上告退,谓之“回了”。

  参灵后,用一凳子放在一张八仙桌上,将指挥文场的挂有堂号鼓围子的单皮放在上边,压一张红纸写的请帖,谓之“卧起来”。桌上则放大铙、大钹、镲锅等乐器。有几档子文场就“卧”几摊。

  本家如果社会交际宽,同时能有数档子以至几十档子文场,这虽然给本家壮了门面,露了脸,把这一棚事办得很火炽,但是文场的会规、礼节很多,动不动彼此就挑刺儿,甚至动武,诸如如何排档或谁压了谁的鼓点,马上开衅,给本家惹事。一旦闹出乱子,孝子除一一叩首恳求成全外,还要请出地方上有名望而且震得住的长者从中说合。所以冠冕府第均不用文场。

  旧时,北京经常有穷人家接三,只雇四个怯吹儿,五个和尚,却请了两三档子文场。本来到焚化场不足半里之遥,二十分钟即可结束。但是,文场互相叫劲儿,边走边练,甚至站住不走,往天上扔镲,再以单手来接,招来的观者如潮,群喊:“再来一个”!结果干了一个多小时,吹鼓手、和尚自然不会满意。据说有的寺院未从应佛事时,先问有无文场,如有文场当即回绝。

  民国以后,新派人物做官事的或做过官事的还有用西乐队的。有的是丧家花钱雇来的;有的是亲友们送的。他们都身穿特制的礼服(夏天白礼服、冬天黑礼服)胸前戴白花,头戴将军帽,洋号铜鼓较为文明,不过与古老的传统丧礼仪式不甚协调。

  6.“开咽喉”

  接三之日的下午,天黑以前,通常都要举行一个上祭仪式,谓之“开咽喉”。

  根据佛教说法,凡堕入地狱的饿鬼,其喉管都如针细,不得进食。民间据此,说是亡人吃了自己女儿的祭食,就可以把咽喉打开,不至于成为饿鬼。这一仪式有祝愿亡灵免堕“三途”(地狱、恶鬼、畜生)之苦的意思。

  这个仪式一般都由姑奶奶(即已出嫁的女儿)出头摆一桌祭席或摆一张“饽惊桌子”(即一张八仙桌上,满放大、中、小八件酥皮点心,底层最多,往上逐层减少,形成一个金字塔式的饽饽堆。有三层至九层不等,满人最讲究这些)。一般门户只是到猪肉杠叫一个“盒子”(里边有肘花儿、酱肉、香肠、小肚之类的熟肉菜),供在灵前桌上。前者可命鼓手击鼓“发酹”;后者可命鼓手在门外吹打一通所谓《拿天鹅》。

  7.焰口座和斛食饽饽

  接三之日,不论是否有白天经,晚上都要放焰口。一般贫户大都没有白天经,仅是请七钟、九钟(一位僧人谓之一钟)和尚送三,然后晚上放台焰口。凡属这种情况,一般多在午后,铺排(伺候和尚的杂务)挑来法鼓、圆箩(内装法器、法物)之后,才开始扎焰口座。(过去老北京的铺排是半个彩子匠)。焰口座有多种形式,对着灵堂平地设座的谓之“鬼脸座”;房上搭台设座的谓之“天荷座”。座前多饰以彩布、纸花扎成的牌楼,上边出五个山尖,往向探遮,下垂素彩球。故旧时管应佛事这行的,叫吃“拍子山儿”的。座前挂一付白色对联,上书“经坛北海龙称赞;法演南山石点头”。有的则书“南海添莲座,西方礼如来。”横匾是“超升”。座里设案,供地藏王菩萨坐像一尊,上加锦缎宝盖,前有五方童子执幡,上书五方佛名号,即:东方世界阿□佛;南方世界宝生佛;中央世界毗卢佛;西方世界弥陀佛;北方世界成就佛。如是天荷座,座下边用布围起来,状如庙门,内悬面然大士(鬼王)像,供斛食饽饽一堂。如是鬼脸座,则另设一坛,供面然大士像。此外,还有在平地搭一龛形的座,谓之“落地楣子”。

  旧时,斛食饽饽很讲究,是用发面蒸熟的大型“镯子”,上边刻有道道,可以按道道掰开,成为单独的小馒头。通常是把一个比一个小的发面“锡子”码起来,十一层至十三层不等,底大上小,成一塔形。最上头有一小饼,饼上有一桃形馒头,上书梵文佛教经咒“□、哑、□”的缩写“□”。码好后插上四面彩纸小旗,顶上插一黄灯花纸剪的小幡,上书“西方接引”四字。习惯上是死者的亲儿子们花钱到馒头铺去订做。通常每堂斛食饽饽应为二斤五两,实际上也就二斤。

  讲究的富户,斛食饽饽摆在一个有三层木栏的高座上,每层木栏上摆一堂江米人。通常是捏三出戏剧:《目连救母》、《双吊孝》和《唐僧破地狱》。远望有如一座玲珑塔。贫户不但没有江米人,有时连斛食饽饽也请不起,只是以几个馒头代替而已。

  8.送三——焚化车马

  送三,一般在天黑以后,夏天要在晚上七、八点钟;冬天则在晚上六点以后。

  如无白天经,天擦黑以后,和尚便挟着自己的吹奏乐器,来到丧家门口集合,等全到齐了后,由铺排领进棚内(从不单独进棚)。只着青袍,不披袈裟。并不到搭就的“鬼脸座”、“天荷座”上就位,而是在座外临时设位。早时吹三通、打三通、念三通(合诵《大悲咒》、《往生咒》、《七佛灭罪真言》、《心经》等)。后来简化为先以大铙、大钹、锅子与法鼓合奏《神仙同》或《世界同》,(一般打的是《世界同》,因为比《神仙同》花样点子少些),然后合念《大悲咒》,最后以笙、管、笛、九音云锣合奏梵曲(俗称吹音乐)。还有的郊区和尚,披上花衣到灵前以品咒的形式,念所谓《二十四孝》、《叹八仙》、《翻九品》,这都是边吹边念。

  诵罢,茶房即喊:“请本家孝子跪灵,各位送三的老爷们前升啦,前边拿香去呀!”这时,前来吊唁的亲友们有的举一股长香(当做火把),有的打着一只白纸灯笼。一切准备就绪后,茶房即喊:“本家请起,师付点鼓”!僧众法器齐鸣,全体孝属及亲友一齐高声举哀,孝子孝女喊着“爸(妈)您上车吧!”长子打着挑钱纸(汉人用此)次子、三子、孙子、儿媳、女儿、孙女等紧跟其后,都用手绢捂着嘴嚎啕大哭,长子、次子、三子都由两人搀着,步出大门。有的家主自三子之后,均是互相牵扯(即后边的拉着前边的后衣下□)成为一大串。

  行进行列为:鼓乐前引,多是官吹官打,紧前边一对号筒,发出呜呼呼呼的声音,跟着一对或两对堂鼓,上有绣片鼓围子、但又蒙上了白布,谓之“穿孝”,其中一人兼持一小疙瘩锣,行话叫“小铜鼓”。一人兼持大锣。后边是一对锁呐,发出“儿喇、儿喇”的主旋律。纸活冥器随后,但必须是落地拉的转轮车。车前有顶马,车后有跟骡。(如果不是转轮轿车,则予先送往焚化场等候)。纸车头前饰以一对或两对从冥衣铺赁来的大型白色气死风灯。下面依次是:清音(汉人用此乐)、西乐队、文场、举香提灯的亲友们和孝属们,最后是和尚。长住寺和尚只是素打“□□通”;子孙院的和尚则打一通大镲,吹一通音乐,交替进行。

  送三,应出门往西送,但是一般都送至附近的广场或官方指定的广场、城根焚化。如:北城的钟楼后头广场;地安门内路西便道广场;西城的南沟沿马路等等,都是旧日的焚化场。送三行列到达予定广场后,将纸活置于广场中间,车头面向丧家坟地方位。鼓乐、僧众在纸活前三面吹奏,孝子们跪在正中,由茶房将挑钱纸接过去,放在纸车里,点火焚化、孝属人等三叩首后,一声大锣,鼓乐全收。这时孝子转过身来,再向送三的各位亲友们叩首致谢,由茶房高喊:“本家向各位送三的老爷们道谢啦!”随告礼成。

  这时随从和尚的铺排将一块大兰布放在地上,和尚将禅念用的法器全放在上边(吹奏法器自带)由铺排包好背回丧家。送三后,一般朋情的吊唁者就不再回丧家了。

  9.放焰口

  接三之日的夜晚,丧家照例都要请僧、道放焰口,谓之“祈建吉祥道场”。目的是为替亡人救拔十方三世一切沉沦于地狱的饿鬼,广行功德,使其早升极乐世界。有恶行的也可免堕地狱。

  焰口,出于佛教梵文经典《救拔焰口饿鬼陀罗尼经》:佛在迦毗罗城尼具律那僧伽兰,为诸比丘并菩萨说法。某日,佛十大弟子之一阿难独居静室习定。至夜三更,见一饿鬼,名焰口,亦名面然(为观世音菩萨点化,“口吐火而面若然也。”故名。)身形干枯,咽细如针,口吐烈焰对阿难说:“却后三日汝命将尽,生饿鬼中。”阿难心中恐怖,忙问避灾之法。焰口饿鬼道:“汝明日为我等百千饿鬼及诸婆罗门仙人等各施一斛食,且为我供养三宝(佛、法、僧),汝得增寿,我得生天”。阿难将此事禀告于佛,佛即为其传授《无量威德自在光明殊胜妙力陀罗尼》”。

  佛教认为诵咒(陀罗尼)或真言会产生无上法力。在诵救拔焰口饿鬼的陀罗尼时,须先取一净器,盛以净水,内置食物。右手按器,诵陀罗尼七遍,称颂“多宝”、“妙色身”、“广博身”、“离怖畏”四如来名号,然后将食水倾洒净地,作为布施则功德无量。这是《焰口》的最初形式。后来《焰口》内容逐渐充实、丰富、仪式也有了一定的规范。

  《焰口》的宗教意义主要是度救冥界诸鬼,尤其是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戴罪之鬼,使他们得以开喉进食,免罪消灾,皈依三宝,脱离苦海。

  放焰口的规模不一,最大的用毗卢座,(就像庙里毗卢佛的座位)上坐三僧,皆为“正座”。对面两僧,一钟“拨文”,(打木鱼)一钟“念文”(打引磬),座下每边五钟,共十五钟。谓之“千层焰口”。这种道场有多至一百零八钟的,例如:吴佩孚、江朝宗死时,均用一百零八钟和尚放“千层焰口”。还有的在天荷座上设三个幡门,有三位“正座”,谓之“三大士”。还有的丧家(斋主)同时请两个或两个以上寺庙的僧、道、东一台,西一台,谓之“对棚”“焰口”。白天有番(喇嘛)、道(道士)、禅(和尚)三棚经的,晚上照例有三棚焰口。放焰口是最基本的佛事、法事,既使贫寒之家也要从“口子”上请五钟和尚放台焰口。

  从宗教类别上说,焰口有佛教的,即和尚放的《瑜伽焰口》,通常都用这种。另一种是道教的《铁罐焰口》,即道士的“十方焰口”。过去只有富户或信仰道教的家主才请这种焰口。从形式上,焰口还有传灯(观灯)的,(佛、道两教的都有)只有极讲究的富户才有这个举动。

  ①、佛教的《瑜伽焰口》

  过去北京的佛教寺院大体上分为三派,以广济寺为代表的南派;以拈花寺为代表的北派;以西直门南小街弥勒院为代表的山西五台山派。此三派在放焰口的音韵上都不尽一致。此外,还有所谓“口子”上的和尚,他们的队伍很庞杂,有“子孙院”的和尚;有专事吹打唱念的“子弟和尚”;还有散居民间的“游僧”、“居士”(非真正的“优婆塞”)。他们指佛吃饭,赖佛穿衣,也应佛事,民间下层有事,请不起大庙的和尚,所以多是通过冥衣铺、杠房等处请他们出来念经放焰口。

  放焰口有南韵、北韵两派。还有北方和尚学南韵,弄得不伦不类,南腔北调,谓之“南北混”。“口子”上的和尚一般都是北韵,而且是北京地方韵的焰口,有京城戏曲味道。放焰口以僧众歌唱为主,仅以钟、磐、鼓、木鱼、铃等法器伴奏,谓之禅念(此长住寺的居多)。在禅念的基础上,加笙、管、笛、九音云锣以及大铙、大钹等打击乐器的,谓之“音乐焰口”。俗称“音乐佛事”。北京的焰口音乐也有不同的派别,有的受河北民歌的影响,活泼热烈,不拘一格,俗称“大管南乐”,此以京西海淀万寿寺的音乐焰口为代表;有的典雅、严肃,法味充盈,极富宗教色彩,如东城智化寺的音乐焰口,俗称“小管北乐”。

  过去,富户放焰口都讲究通宵达旦,但这并不符合佛教的精神。清康熙年间,宝华山德基长老在删辑天机、莲池所订的两种《焰口》时曾说:“夫利济幽冥者,惟戍亥二时,过此则神鬼不得食,乃虚延时刻而无实功”。故一般禅念焰口仅作四小时的佛事。至于“口子”上的“和尚”历来是看本家(斋主)具体情况行事,如本家人多、肯出“衬钱”,则可多吹打吹打,延长些时间,如果死的是“小口”(未成年的人)本家没什么人听焰口,更没人花衬钱,这时铺排便与和尚说好,念个“一炉半香”(指时间)就成了。还有的干脆来个“一堂哄”,烧完一炉香就散了。

  和尚上座之前,照例先由铺排把墨和银朱研好,向本家要一支新笔,由正座将出殡时用的引魂幡、灵牌和放焰口时焚的表文(疏瓤子)写好。这时由司鼓的和尚在一旁敲鼓“发酹”,本家丧主把引魂幡和灵牌双手往座上一递,然后跪地三叩首,正座和尚一欠身表示还礼。

  引魂幡上有一绿色“荷叶”,谓之“云幡宝盖”上书佛家六字真言:“□、嘛、呢、叭、咪、□”。宝盖下有三条,直搭上莲座。中间写亡人名讳,如“显考×府君讳××之灵引魂幡”,右边一条写“原命××年×月×日×时受生”。左边一条写“大限××年×月×日×时寿终”。莲座下边垂有四条,写佛家的偈子,如“南柯一梦断,西域九莲开。翻身归净土,合掌礼如来”。又如“西方速去也,善路早登程,听经闻法语,逍遥自在行”。又如“早到西方去,莲花朵朵开,花开无数叶,叶叶见如来。”如有灵牌的也一并写好。随后便写给地藏王菩萨的表文,即“三宝证盟”,一般民间叫它“孝衣单”(因为上边列有全宅孝属的名字)。全文如下:

  “三宝证盟、荐亡谨疏佛号天中天,光明照大千,大风吹不动,端座紫金莲。

  娑婆世界,一泗天下,爰有南瞻部洲北京市兴隆寺秉·教法事沙门弟子,今为奉佛资命,兹逢××街××胡同×号×宅迎三送路施食,举诚修斋、报恩,孝男×××、×××、×××右领合家孝眷人等,沐手焚香,一心上叩。大觉世尊

  地藏王菩萨愿展冥阳圣众慈光,府垂明证,具词伏维上荐当斋。己故先考(妣)×××之灵在世享寿××岁,原命××年×月×日×时受生,大限××年×月×日×时告终。

  兹今魂下超度之辰,哀叩佛力,早示清升。

  谨择于××年×月×日虔请大德僧众,志心祈建拔苦生方,往生逍遥道场,晚分功德。本坛焚香设放瑜伽焰口平等甘露斛食一堂,弥陀如来,金光接引己故×门历代宗亲之灵,承伏良因化往人天净界。伏愿

  闻经早登三摩地,听法高超六欲天。

  年月日”

  写完后,由铺排把它装入用黄纸叠好的疏筒内,摆在面然大士(鬼王)的供桌上。这时,烧香秉烛,灯火辉煌。道场正式开始。大体可分为四部分。

  第一部分:拜座。僧众披好袈裟,全体起立,站于座外。正座金刚上师头戴毗卢帽,举着手炉,齐唱《炉香赞》,三称“莲池海会佛菩萨”后,念一遍《心经》。即由正座韵白:“道场成就,赈济将成,斋主虔诚,上香设拜,坛下海众,举扬圣号”,僧众随即齐唪“杨枝净水,遍洒三千”的“菩萨托”,谓之“拜座”。正座在参“佛、法、僧”三宝后入座,从此便拉开了道场序幕。

  第二部分:“请圣”,它的意义是请来十方法界一切佛、法、僧、金刚密迹,卫法神王、天龙八部、婆罗门仙等一切圣众,光临法会,接受甘露法食。其顺序为:

  一、登宝座,戴五佛冠;

  二、五方结界,安置五方世界诸法诸僧,五方佛为:东方世界阿□佛;南方世界宝生佛;中央世界毗卢佛;西方世界阿弥陀佛;北方世界成就佛。(奏《吉祥宾》、《云月春天》、《四上仙》音乐)

  三,启请恭迎毗卢佛、观音菩萨、阿难尊者光临道场。(奏《三宝赞》、《叶里藏花》)

  四、表白缘起文,讲述焰口饿鬼与阿难的故事,说明放焰口的目的与意义。

  五、净坛,手结遣魔印、伏魔印、火轮印、真空咒印,口诵真言,将道场中各种妖魔驱逐远离。

  六、供养诸佛:以香、花、灯、涂(水)、食、乐,供养诸佛。(奏《灵前歌》)

  七、偏请一切圣众。

  八、奉食:奉献美味食物给参加法会的佛法僧及一切圣众。

  九、入定:结观音禅定印,澄心观想。

  第三部分:度鬼。此乃焰口的核心部分和目的所在。其顺序为:

  一、上师手结破地狱印,放光如日,触照地狱,悉皆破坏;地狱之门豁然自开。如用的是天荷座,铺排这时将座下的“庙门”拉开,露出面然大士像。

  二、奉请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萨光临道场。

  三、奉请引魂王菩萨,自地狱中引出各类孤魂前来道场。

  四、召请历代帝王后妃、卿相官僚、武臣拜将、秀士名儒、衲子高僧、羽士玄流、商贾客旅、武士良兵、农夫樵汉、钓客渔翁、烟花女子、乞丐贫儿等各类孤魂同赴法会,受无遮甘露法食,被召请到的诸鬼必须“至心合掌,俯首低头,勿得笑语喧哗”。

  召请本家亡灵来临法会,照例是四请,即初申召请,再申召请,三申召请,最后还有总请。至此,铺排照例要通知本家孝属,跪灵烧纸,此是最庄严的时刻,有的孝属,尤其是女眷(如已出门子的“姑奶奶”们)哭成一片。早时铺排即向本家提出,要求出一小男孩,到焰口座上去看亡人的“魂影”,说是小孩“眼净”,定会看到亡人。本来正座案前摆的那块镜子是戴五佛冠时用的,可是这时却被说成是照亡人“魂影”的。如果小孩到上边往镜子里一看,说是看到了他死去的爷爷或奶奶,铺排就要求本家多放一份“衬钱”。

  五、合诵《骷髅真言》,俗称《叹骷髅》,过去民间常用的音乐焰口中,有所谓《叹七星》,即“一天到了鬼门关;二天到了滑油山;三天到了望乡台……”据说这是明代嘉靖年间正清法师续进去的。一般念了《叹骷髅》就不再念《叹七星》。

  六、抛斛食,各类鬼魂依次接受甘露法食。

  七、同赴莲池,众鬼魂食毕,由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引导脱离苦海,同赴莲池海会。

  八、召请饿鬼:佛教认为,生前作恶,死后坠入饿鬼道,口中生火,不得进食。在《焰口》道场中,为救度这些饿鬼,先施召罪印,将诸饿鬼罪业集中一处,而后以催罪印摧之,“使所召如烟似雾之罪山,作动摇,如瓦塔崩倒,如风吹云雾,即刻消散。”

  九、忏悔灭罪,饿鬼知罪忏悔,所以“百劫集积罪,一念顿荡除,如火焚枯草,灭尽无有余”。

  十、为说七如来,告诉诸饿鬼、诸佛子(指已皈依三宝的饿鬼)如能“称赞七如来吉祥名号,能令汝等永离三涂八难之苦”。如来即是佛。七如来是,宝胜如来、离怖畏如来、广博身如来、妙色身如来、多宝如来、阿弥陀如来、世间广大威德自在光明如来。

  十一、劝皈依三宝:劝诸鬼皈依佛法僧三宝“皈依佛不坠地狱;皈依法不坠饿鬼;皈依僧不坠畜生。”

  十二、结三宝印:六道鬼神,同皈三宝,得脱三途。

  十三、同颂尊胜咒:参加法会者,各得“善利”。

  第四部分:圆满奉送

  一、法会圆满结束,诸佛菩萨及六道四生,悉皆不见。

  二、表白《伏以文》表示《瑜伽焰口》发挥了扭转乾坤的巨大作用。

  过去,北京的一些小门小户如遇“老喜丧”(指七十岁以上亡故者)为图个热闹,放完焰口之后,由本家姑奶奶们(指已出嫁的女儿)花几个“衬钱”,向和尚点段小曲,来个丧事中的“余兴”。这通常是子孙院的和尚或散居于民间所谓“口子”上的和尚才应这种买卖,谓之“外佛事”。

  “外佛事”的唱段很多,有的是在接三之前,以在灵前品咒的形式,念所谓《翻九品》、《叹八仙》、《游十殿》、《二十四孝》。有的则在放焰口当中或散了焰口以后,群唱些《烟鬼叹》、《百花名》、《饽饽阵》、《知了算卦》、《二姐放风筝》等小曲。其中除了《翻九品》、《叹八仙》、《二十四孝》等近似梵曲外,其余均不够严肃,与庄严肃穆的白棚实不协调。

  ②传灯焰口

  富户人家死人办大事时,有放传灯(观灯)焰口的盛举。其主要意义为“以灯度亡”。佛教传灯焰口有喇嘛的,也有和尚的,都是对燃灯上古佛念的,所以焰口座的正面供着燃灯佛佛画。通常是先传灯,后放瑜伽焰口。

  传灯时,焰口座与灵堂各设一滑轮,拉上两条老弦做走线,由焰口座直通灵堂,诵经时,由铺排牵动走线,线上有一用彩绸做身,泥做头,三尺来高的“灵人”,左右各一,谓之“金童玉女”。男(金童)走左边;女(玉女)走右边,端着一漆盘,上边放着灯花,来回传送。孝属们跪在灵棺四周(亦男左女右)把灯接过来,一个人传一个人,传一周后,还传回焰口座。每传一盏灯,全体僧众赞一位佛号,共赞八十八佛号,每赞一位佛号,念一遍《往生咒》。有先传“十供养”的,也有后传“十供养”的。(即对佛的供养)。

  传十供养时,孝子们跪在灵前,将“供养”放在拉弦上的花篮内,由铺排拉到焰口座前,由另一铺排取出,放在燃灯佛前,其十供养即:

  香:用花篮传过去一碟檀香。

  花:用花篮传过去一枝鲜花(多用石榴花)。

  灯:用花篮传过去一个燃点着的海灯碗。

  涂:用花篮传过去一小碗开水。

  果:用花篮传过去一个苹果。

  茶:用花篮传过去一盘茶叶。

  食:用花篮传过去一碟点心。

  宝:用花篮传过去一个银元宝或小金元宝(视斋主经济情况而定)。有以珊瑚、玉器、文玩代替者。

  珠:用花篮传过去一颗珍珠。

  衣:用花篮传过去一件模型式的小衣服。亡者为僧传袈裟;亡者为道传法衣;亡者为俗家人则传袍褂之类。后来,为节省起见,有的只传一条像哈达状的绸子。

  据查,传灯焰口在北京现已基本上失传。

  ③道教的《一元无上萨祖铁罐焰口》

  萨祖,即萨守坚,宋时四川西河人,少有济世之心,曾经学医,因误药杀人,遂弃医学道,遇虚靖天师,授以五雷诸法,后游于闽中,得度王灵官,道成端坐而化,证位为一元无上真君。

  据《萨祖铁罐焰口》载,一元无上萨祖真君“咒枣施药,普渡众生,更将铁罐加符,利幽拔苦,赈济孤魂,垂科度亡,济世之慈心也哉!”此即铁罐焰口之由来。

  放铁罐焰口时,坛上供太乙寻声救苦天尊塑像、画像,正中设“一元无上萨祖”牌位。道众即坐在长案两边,如十三位道士,一边为六位,正坐高功一位。案前两侧八字排开,挂十殿阎君画像(每边各挂五像)座侧挂鬼王像,焰口座的对面设案,上放□令架,插令旗、令剑、令牌、天篷尺、宝印、朝简、如意等法物。该斋醮形式主要以敲打唱念为主,其程序大体可分为五部分。即:

  一、高功礼官、具职、兴身;

  二、高功变坛,仰启诸神、诸仙降临斋筵;

  三、高功念咒破狱,召请各方鬼魂来临法会;

  四、高功书讳,救苦天尊施法食;

  五、高功传戒,众魂辞谢天尊引魂升天。

  10.不同形式的接三

  由于亡人姓别、年令、身份和其它情况不同,所以接三的形式也就不同。

  例如:死去未出嫁的青年女子,接三当做出嫁,所以与一般接三仪式略有不同之处。纸活不用轿车,而是用粉红色的纸轿,有四人抬,八人抬不等。灵前摆一朵出嫁时胸前佩戴的大红牡丹花。棚内所挂的彩子,亲朋们所送的幛子,出份子装礼金的封套,甚至帐房用的帐本一律是粉色的。送三时,鼓手当吹打结婚时用的“花大盛”等乐曲。如果死者系四、五十岁以上的老姑娘则不在此例,即按一般老太太处理。

  僧人(和尚、尼姑),尤其是“子孙院”的僧人“圆寂”(逝世),有时也借用俗家人的接三这个形式。但是不糊车马杠箱,一般都是糊一座高约一米左右的“九品莲台”,上边放一纸牌位,上书圆寂大师名号。两侧各立一执幡使者。取坐化成佛之意。送焚时,徒子徒孙只能举扬“南无阿弥陀佛——西方接引佛”的圣号,不能嚎陶大哭。

  如道士,尤其是正一派“子孙院”的道士羽化(逝世)后,一般也借用俗家人的接三形式。但不送焚车马杠箱,而是糊一只大白仙鹤,届晚送焚,取驾鹤仙去之意。

Tag: 灵堂布置 | 传统灵堂布置 | 佛教式灵堂布置 | 道教式灵堂布置 | 教会灵堂布置 | 追悼会灵堂布置 | 告别厅布置 | 集体公祭灵堂
度人无量天尊、福生无量天尊、功德无量天尊!